尊龙d88到la来就送38

火车头信号灯驾驶室_凤凰读书

Date:2020-11-27

  京九线上,“号”火车头威风凛凛,牵引着17节车厢,一路疾驰,每前进一公里,都刷新着中国铁路机车安全行驶里程的纪录,如今,已达954万公里。刘钰峰坚信,这个纪录会继续刷新下去,将“报效祖国、忠于职守、艰苦奋斗、勇当先锋”的“号”精神传承下去。

  7月1日,北京西站,开往安庆的K1071次列车静静停靠在第一站台。金红相间的铜铸描金像悬挂在火车头上,阳光下,“号”四个大字熠熠生辉。

  机车驾驶室内,百余个按钮密密麻麻地分布在操作台两侧,刘钰峰握住闸把,脚踩报警器,腰板笔直、目视前方。这位“号”机车组第十二任司机长清楚,“今天与众不同”——“号”将结束货运68年的风雨历程,开启客运之旅。

  13时38分,一声汽笛长鸣,“号”缓缓驶离站台,车轮磨擦铁轨,奏响新的乐章。

  刘钰峰1980年出生,个头不高。上中学时,他第一次从书上读到“号”的故事。

  1946年,东北解放区哈尔滨机务段的工人,用27个昼夜修复一台蒸汽机车并命名为“号”。在东北解放战争中,解放军打到哪里,“号”就开到哪里。1949年3月,新中国成立前夕,“号”随大军入关,落户丰台机务段。

  每个少年都有英雄梦。“号”机车组独闯风雪“一面坡”,火烤胸前暖,风吹背后寒的豪情,令刘钰峰热血沸腾,他也想成为一名英雄的火车司机。

  敢想才有圆梦的可能。2000年,20岁的刘钰峰,从石家庄铁路司机学校内燃机车乘务员专业毕业,这位在校期间曾获得“全路新长征突击手”称号的年轻人,惊喜地得知,自己成为“号”机车的学员。

  “要开‘号’车,先做‘号’人”,这是老师傅教给刘钰峰的第一句话。

  “号”人先要学礼数。当时,“号”还是内燃机车,夏天驾驶室如同桑拿房。出车时,眼勤手快的刘钰峰给师傅倒了满满一杯水。师傅没吭声,还瞪了他一眼。列车过道岔一颠簸,水洒出小半杯,刘钰峰一下明白了。师傅擦干操作台,语重心长地说:“茶七、饭八、酒满杯,这是礼数。”“号”的礼数可不是瞎讲,列车行驶时,要是水洒,浸湿线路,是要出大事的。

  其次要学勤快。每次出车回来退勤,“号”机车都要晚3小时。机车、毛主席像都要彻底擦干净才交车。冬天下雪,车头排障器底下、后面都是大冰坨,刘钰峰跟着师傅们用手一点点抠下来,手指冻得生疼,连指甲都裂了。从那时起,刘钰峰就知道,所有机车里,“号”一定是最干净的。

  第三学到的是精细。发车前的检查要细之又细。仅仅机车与第一节车的连挂,就被刘钰峰分成敲、听、比、看四步。驾驶室里的所有设备,刘钰峰都熟稔于心。为了弄清天书般的电路图、故障库,刘钰峰在家带孩子时,手里都拿着书,原本给闺女买的小黑板上,都写满了设备技术要素,闺女都能随口念出几个。

  多年的精细也让刘钰峰练出绝活儿,一把检查锤在他手中,就好像是音叉,敲敲风管、走行部,是否有故障,全能听出来。

  2012年4月1日,刘钰峰学成出师,他坐上了“中国第一火车头”的驾驶席,成为“号”机车组第十二任司机长。

  2014年7月1日,“号”客运首发的任务毫无疑问由刘钰峰承担。此时,“号”已经历四次换型,跨越蒸汽、内燃、电力三个时代。

  如今的“号”机车是蓝色和谐3B型1893号电力机车,马力9600千瓦,是目前世界上单机功率最大的电力机车,与普通客运和谐3C型机车相比,刚猛强劲。执行货运任务时,这火车头能够牵引四五千吨的分量。用在客运列车上,有点“大马拉小车”的意思。想控制住这股刚猛力道,刘钰峰的精细派上了用场。

  13时38分,发车信号发出,刘钰峰稳稳地抓住手柄,以毫米为单位慢慢推起,用0.2级电流起步,车厢内稳稳的,不少乘客甚至没发觉列车已经启动。“货运起步可比这个猛得多。”刘钰峰说。

  从坐上驾驶席的那一刻起,爱笑的刘钰峰就一脸严肃。他坐在座椅的前半部,背部笔直,不靠椅背。“背不靠座椅、手不离闸把、说话不对脸、沏茶不互让”是“号”机车组的“家规”,绷紧安全弦,是第一铁律。

  “绿灯”“绿灯好了”,“道岔注意,道岔开通”“开通好了”……配合每一句口令,刘钰峰或右手握拳于侧,或二指向前,一招一式,一丝不苟。全程855公里的行进中,每一个信号灯、弯道、坡道、分相都要重复这些口令动作,一趟下来,手比口呼两千多次。

  刘钰峰的脚下也没闲着,长踩无人警惕装置。这个装置是为了防止司机犯困松懈,一旦一分钟没有踩板,装置就将报警,报警后7秒内还未踩板,列车将自动停车。刘钰峰没出过一次意外。

  京九线上,“号”火车头威风凛凛,牵引着17节车厢,一路疾驰,每前进一公里,都刷新着中国铁路机车安全行驶里程的纪录,如今,已达954万公里。刘钰峰坚信,这个纪录会继续刷新下去,将“报效祖国、忠于职守、艰苦奋斗、勇当先锋”的“号”精神传承下去。